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时尚

绝世邪君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斩尽仙躯

发布时间:2019-10-19 14:00:10

绝世邪君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斩尽仙躯

砰!

轰隆!

剑宗,内宗东侧,以往最虔诚的圣灵堂附近,那里有无数剑宗先辈的灵堂。

然而此时此刻,这里却是硝烟战火,和无穷无尽的混沌,黑暗,大地已经是被鲜血染红。

咻!轰!

一块数百斤的巨石猛然被掀翻出去,沈天阳暴出神力,疯狂的对骨鹤及执法堂的弟子长老发出猛攻。

砰!

那巨石上注入极强的剑气之力,骨鹤起手去挡,也是被其中锋利的剑气所伤。

老杂碎,我若不杀你,难解我心头之恨!沈天阳还处于范炎爆死的愤怒里,招招凶残,暴戾。

师父!龙挺严在远处担忧的喝声。

眼看着骨鹤不及,其余执法堂的长老纷纷围上。

沈天阳,你等与张浑以下乱上,我等代表执法堂今日就要以忤逆之罪公开处决了你。

就凭你们?

沈天阳不屑的瞥了眼,旋即他掌心一转,肩膀一震。

轰!

一声奔雷巨响,沈天阳背后的大地直接被须弥剑气给斩碎。

当即,三名执法堂长老眼神一寒,直接被那剑气给击杀,当场毙命。

老五!老六!小七!骨鹤怒喝。

死的三人,全部是执法堂十大执法。

见到这一幕,诸多执法堂的弟子长老都是怒火攻心,然而,也因此受到巨大压力,一个一个不敢在贸然动手。

老二,老三,这贼子修为不浅,我们必须联合起来。骨鹤意识到危险的道。

几人相觑一眼,纷纷点头。

骨鹤又道:成阵,你们掩护我!

几人闻言应声,成一个巨大的圆圈将沈天阳包围其中。

骨鹤在后方也是动作极快,他突然间盘膝坐下,手印速凝,接连从他周遭,闪烁起深紫色剑光。

那剑光当中,传递出极强的惩戒之力。

而在这时,骨鹤眉心间映射一道符文咒印,见到那咒印不少弟子都是微微一惊。

那,那是,宗规祭坛的咒印?

骨鹤长老准备对沈天阳开启宗规祭坛?

众弟子心底一惊。

沈天阳见状,眼神间也是狂闪凶狠和忌惮,宗规祭坛,剑宗禁忌,有着无人可破之名。

当然,秦石另当别论。

哼,老狗,想开启宗规祭坛来压我?我不会让你得逞的。沈天阳红着眼,挥剑便冲向骨鹤。

贼子

,想去打断祭坛咒印先过了我们几人再说。

就凭你们几个残兵败将?沈天阳不屑的哼声。

哼,我们就是死,也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。

龙挺严这时也参与其中,数十名域境大能同时结印,不得不说,还是很恐怖的。

轰隆!

沈天阳挥出道狂龙剑光,都是被那结界给碾碎。

一时间,沈天阳露出惊慌。

如果宗规祭坛开启,就是他也难逃一死。

该死的!竟然忘了这老家伙手上还有这么个本事。

沈天阳怒骂。

见到下方的情况,方青悬着的心微微放松几分,冷眼冲张浑道:张浑,如今范炎已死,沈天阳也即将遭到宗规祭坛的惩戒,张浑,看来,你要败了。

闻言,张浑嘴角也是抽动下,这种变故是他始料未及的。

而突然,他老眼一沉,竟也是定格在那废墟般的圣灵堂处,当然,他所在意的,肯定不是其中的秦石,而是那九名护佑圣灵堂的长老。

那九人,从大战始终,一直处于观望当中,寸步不离的守在圣灵堂外。

他们眼神始终保持着冷漠。

张浑这时突然喝道:九位尊者,如今圣灵堂被毁,我剑宗历代心血都是毁于一旦,你们的任务便是守护圣灵堂,而害你们任务失败的都是这方青,我觉得你们是不是应该也有所态度?

九人没有丝毫动作。

张浑眼神抽动几下,暗骂声:这几个顽固不灵的家伙。旋即,他又道:几位,别忘了你们的初衷。

闻言,这九人中,有几人微微动摇。

千眼,为首的那名长老道:我们可以帮你,但是剑宗圣灵堂必须要存在。

张浑眼神狂喜,连连点头:这是当然,待老夫我执掌剑宗,必定会建造个更加辉煌的圣灵堂。

千眼点点头,旋即他也不犹豫,冲着其余八人使了个眼色,纷纷起身闪掠向沈天阳所处之地。

然而,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的方青则是玉面一沉,这种变故于她而言无疑是天大打击。

咻!咻咻咻!

千眼九人,任何一人,都拥有超凡之力,不然也不会被选择为圣灵堂的护佑长老,九人全部在域境圆满之境不说,当逼近沈天阳所在的结界外后,纷纷祭出剑术。

接连,九道剑光,任何一道,皆是在造化境以上的武学。

该死的!他们九个怎么会参加进来。

龙挺严见状眼神失色。

沈天阳从内部狂喜:哈哈,这可真是天助我也!旋即他身躯纵起,便是千米剑光:哼,给我破!

有外界助力,结界受到内外夹攻,几乎是在瞬间土崩瓦解,在一片废墟当中沈天阳持剑破空。

老不死的,你还想用宗规祭坛镇压我?老夫我现在就送你去西天!

沈天阳剑心笔直,刺向骨鹤的眉心。

师父!龙挺严大惊。

我们联手,挡下他!突然,云岩这时开口道。

龙挺严先是一愣,旋即犹豫下点点头:好!

两名晚辈,双双爆射。

轰!

然而,小辈终归是小辈,一声奔雷巨响过后,两人顿时如炮弹般被震飞出去。

好在,两人也成功阻挡下了沈天阳一击,令骨鹤暂缓生死,然而,却未能免其余威波及。

砰!

剑气的震荡下,骨鹤仍是被重伤,他老脸当即一变,噗的一声,一口鲜血染红了天。

他眉心处的咒印,也缓缓淡去。

师父!龙挺严冲上前,扶住他:师父,你没事吧?

骨鹤苍白的摇摇头:没事。而后,他失神的望着碎裂的手印,一脸漠然:只是,只是可惜,就差那么一点。

旋即,他望向那九人,心如沉入谷底一般:而且,他们九人参战,怕是大局已定啊再难以扭转乾坤。

龙挺严也是感到无力。

在天穹上,望着下方,张浑不禁摇头:唉,真是可惜啊。

方青玉眼一寒,玉手紧握。

另一方,皓月与羽月等人也是陷入苦战。

莫雨这时率领大军逼向羽月。

兔崽子,是你毁了我的徒儿,给我徒儿还命来吧!莫雨疯狂的扑向羽月。

皓月见状惊慌:羽月!

咻!咻!

喵儿,皓月两人同时出手。

哼,两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,也想要阻止本王?莫雨在两人面前,有着莫大的狂气。

言罢,他五掌伸出,一掌击中皓月的胸口。

轰!

皓月当即面庞一沉,直接翻飞出去。

皓月!羽月心急的喝道。

好在,喵儿瘦小的身躯极快,连续三道掌风硬是和莫雨打成平手,这才令两人免去一死。

莫雨退后几步,看向喵儿的眼神微微吃惊:咦,小丫头,没看出来,你体内竟然有如此巨大的力量?

你没看出来的还很多呢。喵儿冷道:你还没看出来,我准备要了你的命!

莫雨一愣,旋即捧腹大笑:哈哈,真是个狂妄的小丫头,以为挡下我一掌,就能天下无敌了是不是?

你看这招!莫雨突然爆退三步,这三步每一步,都是在空气中晕开剑型剑气。

三剑碎心!

给我破!莫雨猛的跺脚。

轰隆!一声巨响,大地直接狂颤,三把锋利的巨剑崛地而起。

喵儿玉眼一寒,她终归还是个孩子,可能在众弟子中他能挤进前十,却远远不是莫雨这种长老的对手。

砰!

她娇躯被剑气击飞。

喵儿!晴儿惊呼,旋即眼看着,莫雨步步逼近皓月羽月两人,她深处绝望。

此时,全场都充满了巨大的压抑。

方青一方,全面溃败。

在很多人眼里,大战已成定局。

张浑这时疯狂的狂笑:哈哈,方青,你大势已去,改变不了最终的结果了。

方青玉眼眯合,在与张浑几百回合的交锋中,她的诛天剑被弑神鬼剑死死压制,她已经露出疲惫之色了,加上下方处处崩盘的局面带给她巨大压力,尽管在修为上她还有些优势,却是渐渐不及。

她屹立于天,口喘娇气,再无她日的庄重与威严,反而给人种孤立无援的凄凉之感。

她是真的无力了,玉眼默默的仰望天片,玉眼中闪烁忧色,突然,自嘲一笑:看样子,你是不会出现了,最终你还是不准备原谅我吗?

方青,结束了,从今日起,你与奇青的时代彻底结束了,以后剑宗便是我的天下了!哈哈,哈哈哈!

在这时,张浑狂笑,他将弑神鬼剑立在胸前,那满是阴邪煞气之力的黑色之剑缓缓旋转。

一道万丈剑芒,直至方青。

当看见那万丈剑芒,全场都是屏住呼吸了,那万丈剑芒之强,连风沙鲁山,他们都是感到恐惧的。

是那招?

见到张浑的起手式,方青玉眼也是一沉,内心间竟是闪过无力。

方青,你应该也已经看出来了吧?没错,这便是弑神鬼剑的造化武学,当年剑魔的奥义:斩尽仙躯!哈哈,哈哈哈,结束了,结束了,被这武学击中,绕是你有仙人之躯,也定会化为飞灰湮灭,剑宗,是我的了!

斩尽仙躯!

张浑一字一句,一手一剑,挥出剑光。

嗡!全场,屏息。

在那剑光之下,带给剑宗的是无尽绝望。

方青在这时,也是失神。

轰隆隆!

而在这时,一声惊天巨响,在那废墟的圣灵堂当中滚滚传出,如惊雷一般,如山崩海啸,长空兮兮,回荡不决。

湖北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
重庆治疗男科医院
临汾治疗男科医院
湖北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
重庆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