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女人

法爷毕业指南 第一百二十三章 煞法

发布时间:2020-01-13 16:59:05

法爷毕业指南 第一百二十三章 煞法

看着远处不甘倒地的吕绍祺,沐长离看了眼自己的右掌,掌心处已经是血红一片。整条右前臂更是不住颤抖,几乎连那只鞋都拿不住了。

好厉害的【外壁刀】。

顾名思义,【外壁刀】也是属于咒法系当中的煞法一路,旨在用煞法护住全身。对方如果硬要近身突击,虽然煞气并不能挡住什么攻击,却能让对方受伤。

由于性格的缘故。沐长离并不是太喜欢煞法,所以对于【尖煞角】这一类的法术都只是稍微练了练,并没花工夫使劲钻研打法,直接就奔着最后的【退财白虎术】去了。结果今日一交手,煞法果然名不虚传。自己这条胳膊就算之后没中【反弓水】那一下,多半也使不出太多法术了。

吕绍祺有禁法护身,又有【外壁刀】的反击之力,别人近身攻击他怎么打都是吃亏,也难怪他的拳脚功夫就稍微稀松了些。本来嘛,禁法系所负责的都是控制,讲究的都是见招拆招。譬如战场上面由禁法系的术者挑选合适的禁法压制对方的术者,队友再一拥而上;再或者禁法系毕业后最经常从事的法警职业,押送犯罪术者主要靠的就是他们。

所以吕绍祺的反应和判断其实都相当厉害,沐长离这边刚一施术,他立刻就能在短暂的时间内判断出来沐长离用的是什么法术,再使用对应克制的禁法。

不过大家的时间都是对等的,吕绍祺既然精研于煞法和禁法,在其他法术上面研究自然也就没有那么精通了。在看到一个会六戊法的人冲上来的时候记得看影子,这个意识很好,但是他也就因此没有反应过来,还可能有一种情况:将【玄光咒】与【幻影咒】相组合,可以制造出无影的效果。

如果单单精研这两种法术,等到国家四级术者水准的时候,就可以组合出【分光化影】这样的四分法术。不过这样的运用在如今的幻法系里面都是属于比较偏门的,吕绍祺不知道也正常。

既然已经出现了第一个失误,那么第二个失误也就应运而生了。吕绍祺中了沐长离的擒拿,他的注意力当然会集中在沐长离的胳膊上和自己的脖子上。

可他不知道的是,这招的名字叫“小鬼脱靴”,脚下一勾前手压制的同时后手要去拖拽对方的腿。沐长离就是趁着这一下把吕绍祺的鞋子给摸走了,这才能够施展【钻心咒】。

陈云鹤刚才在沐长离的手心里点了四下,代表着厌胜科的咒禁魇幻四大系。这四系法术之间关系错综复杂,但总的来说,禁法系当之无愧是其中最强的派系,更是将唯一能够跟它正面作战的幻法系牢牢压制。

但是陈云鹤又在沐长离手中画了一个圈,这是在提醒沐长离:从基础原理上来说,四系法术之间其实可以相互克制。

魇媚系中魇法镇魄,媚法失魂,正面可以大摇大摆的压制咒法系;幻法系却可以藏形万千,让魇媚系法术连目标都找不到;禁法系能够以实击虚,克制幻法系;然而咒法系的法术又可以趁隙而入、以点破面,用来破除禁法系的法术。

当然了,具体情况还是要具体分析,并不是说【尖煞角】一用出来禁法就被破了。陈云鹤给沐长离这样提醒,是怕他脑子一下转不过来,拼命地去想如何避免幻法被禁法所压制。

而沐长离也没那么傻,如果小鬼脱靴这一下没能成功,他还有后招。他可以拼着右手不要在吕绍祺的脖子上抓出血痕采血,再施展【形代术】;也可以直接用【踏影术】压制住吕绍祺,再配合【影行术】打【飞廉箭】;还可以用【杏子假尸术】完全消除自己的伤势,然后……好吧,如果不是万不得已,沐长离不想用这招的,更何况还是在光天化日之下。

所以沐长离给陈云鹤所保证的三七开并不是说笑,他压箱底的招数一天没被逼出来,手中始终就有克敌制胜的把握。

由于斗法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举行的,又有主任和副主任压阵。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,沐长离在法术运用上的确胜过了吕绍祺。哪怕是支持吕绍祺的赵恢和章永康,也没办法对此说个不字。

这的的确确是得到众人承认最有效的办法。

“还不快去检查检查,看看有没有出什么事?”夏阳秋两手插在袖中,用眼睛冷冷的一瞥左右。包括陈云鹤在内的几名较为年轻的教师立刻跑了上去,给沐长离和吕绍祺做检查。

对于这些教师们来说,这样的检查根本都是家常便饭,没两下子就检查出了结果。吕绍祺脚上挨了一记【钻心咒】,又因为中了【穿心咒】而昏厥过去,需要静养三天;沐长离则是右臂中了煞气,整条前臂都暂时用不了了,等到化解煞气之后也要先打上绷带,短时间内装一下杨过。

“既然没什么大问题,你也就不用去祝由科了。等下你就去学生会,咱们今天拖的时间已经够久了,其他几个科的代表生都已经搞定了。”夏阳秋看沐长离就要跟着被抬走的吕绍祺一起走人,伸手就拦住了他。随后,他的两手十指交错,结成外狮子印,对准沐长离的右臂断喝一声“破”。

沐长离立刻感觉右臂一阵轻松,原本在胳膊上萦绕不去的疼痛和沉重瞬间烟消云散。他试着把袖子捋起,又活动了一下手腕。虽然伤口依然在,可至少已经能够活动自如了。于是他先是用【禁疮咒】止住了血,随后向夏阳秋问道:“夏主任,这不是真言科的法门吧?”

“那群密宗的秃驴哪儿有这么方便的法子?这是化煞法,以后多学着点。”夏阳秋不屑地说道,一转脸却发现沐长离鞠了个躬就准备走,当即把脸一板,“就这么急着走?”

“不是……您让我抓紧时间的么?”沐长离愕然道。

“你这么有时间观念,今天测试来的这么晚?”夏阳秋不愧是厌胜科主任,端的是小肚鸡肠,连这种小事都能注意的一清二楚,“之前一直在姓钱的那里混是吧?做祝由科的实验是吧?给你了第二作者还是第几作者?”

“您这不是都清楚得很么?”沐长离看夏阳秋做出要翻脸的样子,连忙说道,“并列第一作者,钱主任还是很有良心的。”

固然整个实验的灵感是来源于沐长离,但是实际实验操作上很多地方反而都依赖于钱十常的技巧。按照一般惯例来说,负责组织出钱的导师自然会作为第一作者署上大名,甚至独占第一作者。钱十常开了这个课题,又让非祝由科的沐长离加入这个课题组,资金是流水一般花过去,还让沐长离并列第一作者,着实人品过硬。

况且实际上列上他的名字作为第一作者反而对沐长离是有好处的,有“钱十常”这个名字在,再挑剔的审稿人多少就都会手下留情,认真阅读。而“沐长离”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名字跟魔都术校的祝由科主任并列在一起,自然会引起读者的兴趣。

“一个第一作者就把你给收买了,你的灵魂就这么不值钱的?”夏阳秋毫不留情的批判道,“赶快把这个实验做完,趁早滚回来,别一天到晚没事干在祝由科那边晃来晃去的。还有,有工夫了也给咱们科想个差不多的课题出来。”

“哦,怪不得……”沐长离一直听到最后的戏肉才明白了过来,夏阳秋东拉西扯了半天,就是为了说出这一句话,他想都不想的开始摇头,“办不到。”

“哪儿办不到?”

“哪儿都办不到——不是我说,主任,灵感这种东西又不是韭菜,今天割了明天长,哪儿有那么多啊?”沐长离话还没说完,就被一沓线装书杵到了面前,吓得他向后退了一步,“这都是啥啥啥啥啥?”

夏阳秋把那一沓书当做扇子一样排开给自己扇着风,脸上不知何时已经挂上了贱笑:“这下有没有灵感了?”

沐长离这下可看清楚了,那一沓书封面上分别写着《桃花女魇镇精义论》《乌角先生六戊遁注解》《葛仙翁禁法汇总》《如来神掌》……一水儿的私人编纂教辅资料。

诚然,术校的教材是对所有学生都开放的。只要有心去学,提交申请,术校书库内的法术都能学得到。

但是教材是一码事,具体的运用又是另一码事了。沐长离也会【天斩煞】【反弓水】这一类煞法,可他基本就没研究过相应的技巧,所以根本也就没考虑过斗法当中使用。这些技巧一是自己摸索,二就是师长教授,从来不会在教材里面写的——也没法写,多数都是手把手的体会了才懂的。

很显然,夏阳秋拿出来的那一沓线装书都是他个人的收藏,书名沐长离听都没听过。夏阳秋的意思也很明显:想要,拿点实际的东西出来啊。

“稍微……有那么一点点,不过还需要时间发酵。”

“那就加油发酵,等什么时候有灵感了,就来我办公室找我。哦,我不管饭,所以不要饭点来。”夏阳秋抬脚想走,想了想后把那本顶好石印公司两分钱一本的《如来神掌》塞到了沐长离的怀中,“这是订金,别忘了啊。”

……

等到沐长离到了学生会的时候,学生会会议室里坐着站着躺着等了一大票人,多数还都是熟人。明显可以看得出来,成为代表生的基本还都是干戚那个圈子里的,比如御灵科的代表生最后居然还是解满——沐长离一进门就对他龇了龇牙,吓得他立刻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。看到他这幅半夜鬼敲门的样子,沐长离决定改天再去问候问候他,看看他到底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了。

唯一稍微有点遗憾的就是干城居然不在这里,五行科的代表生换了另一位以金行法术出名的陈松岳学长,这让沐长离多多少少有点遗憾。不然他就可以自豪的声称,自己曾经打趴下两科的代表生了。

不过姬琛华怎么也在这里?她临时转了性,跑过来竞争格物科的代表生了?

死都不信!

“我只是来旁听的,你们随意。”姬琛华是这么说的,大家姑且也当是就信了。干戚这个学生会长都没什么意见,他们有什么好说的?

不过趁着其他人没注意,姬琛华还对沐长离眨了眨眼睛。无论横看竖看怎么看,沐长离都只能从她的目光中看出“钱钱钱钱钱”这五个字。

其实干戚要交待的也就是一些注意事项,比如代表生的义务之类的,当然还有在校内享有的特殊权利。为了防止某些记性不好的人不小心忘掉一些条款,每个人还都相应的发了本规章制度。除此以外也就是给大家讲解一下第二天的代表生颁发典礼流程,以免有人流程不熟,在全校师生面前出差错。

等到散会之后,沐长离故意最后起身,慢悠悠的向外走。等到干戚经过身旁的时候,他突然开口问道:“会长,干城学长呢?怎么……没见着?”

干戚看了他一眼,继续向前走去:“住院。”

“不会吧?还没好?”沐长离在心里盘算了下,如果治疗得当,干城应该已经出院了才是,怎么会还在住院?难道是发生了什么变故?还是另外被派去做什么事了?为了保险起见,他故意摇头晃脑的感慨道:“唉,干城学长手上的工夫不行啊……”

干戚脚下的步伐立刻停住了,她板着脸,冷冰冰的说道:“你那个姬学姐的接吻功夫也不怎么行。”

呃……她怎么说到这个了?沐长离脑子里一下还没转过弯来,一旁的姬琛华却探过身子,故意用舌头舔了一下嘴唇说道:“那……你为什么还要把舌头伸进来呢?”

南海经济开发区人民医院官窑分院预约挂号
开滦马家沟医院预约挂号
赣州牛皮癣治疗方法
安庆牛皮癣医院哪家正规
陕西有哪些癫痫病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