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女人

恩泽乡梓万古流芳悼念杨学夫先生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05:57:06

  恩泽乡梓,万古流芳 ——悼念杨学夫先生

  杨总是个民营企业家,从一个只有几十个泥水匠的建筑队起家到后来有几个亿的中厦建筑、房地产集团,真可谓日理万机。按理说群众有困难应该去找政府,这不是他的职责范围。可他说:“我是一个共产党员,人民代表,不管是分内还是分外事,只要群众来找我,我就要尽力为他们去解决。”所以,凡事群众去找他,他就会撂下手中的事,说:“我事多,过后可能忘记,你等一下,我马上给你联系,当场解决了,省得你白跑一趟。”杨总生前做了多少善举好事,我没有统计过,但在日常生活中,我的耳边常常能听到群众对他的赞颂。

  我从小患有哮喘病,后来发展到肺气肿,胸腔畸形,是个残疾人,因为无劳力,迟迟未能成家,直到改革开放后,47岁时才成了家有了女儿。我第一次去找杨学夫是因为交不起“教育附加费”。在90年代的头几年,读书不但要交学杂费,还要交一笔数目可观的教育附加费。我承受不了。杨总非常了解我的家境。他听了我的苦衷后,放下手头的事说:“你坐会儿,我马上给学校打个沟通一下。”此后,学校不但免除了我女儿的教育附加费还同时减免了学杂费。

  我第二次去找杨总是乡镇企业转制之时,我们平水福利纺织印染厂老厂长走了后,新来了一个姓冯的厂长。他对我说:“企业转制了,不需要‘宣教科’了,你还是自找路子吧。”我是作为一个残疾人进福利厂的。因为我当时是代课教师又会写作,承蒙老厂长的厚爱,当上了宣教科长。现在冷不防要被辞退了,怎么办?我没办法去找了杨总,杨总说:“你有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?”我说:“派出所原想借调我去给他们搞通讯报道,但他们没有编制,不能给我发工资。”于是杨总马上与冯厂长通了:“说明我是个福利人员,企业享受免税优惠,是因为有他们这些残疾人。”经过协商,厂里给我发最低基本工资每月300元。让我借调到派出所,后来又去镇司法所,一直到我60岁退休。

  我第三次去找杨总是我65岁那年,那时女儿高中毕业,高考时由于上场笔头呆,往常成绩排在班级前茅的她,却只考了个“三本”。要读“三本”,光学杂费每年要一万八。再加上在杭州的生活费一万元左右,这样一来,每年要付出三万元。我感到了空前的压力。我想让女儿辍学去乡镇企业工作,可妻子不同意,与我吵架,说我无能。不得已,我怀着忐忑的心情,厚着脸皮给杨总写了一封信。因为我已经没有颜面去面对杨总了。不久,杨总从外地视察回来看了我的信,给我来电:“说公司决定与我女儿结对子,帮助她到大学毕业。具体事项,你与公司办公室胡主任联系。”这样,去年我女儿大学毕业,现在留在杭州工作。

服饰
行情
娱乐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