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女人

牧仙志 第六十九章 各方动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2:29:07

牧仙志 第六十九章 各方动

牢狱岁月,无感而逝。

道牧已被关押三日,头两日声响不断不绝。饶是里面打得天翻地覆,从头到尾,未曾见到狱兵。后一日,一切销声匿迹,亦也没其他人影浮头。

道牧于辨牧试作弊,当场被抓获,外界已闹得沸沸扬扬,作弊之事众说纷纭。相较于道牧被关押情况,人们更关心道牧为何如此胆大,且用了什么高明法子作弊。

少数人认为,作弊之事这分明是陷害。多数人认为道牧作弊手法高明,这才栽跟头。也人认为道牧作弊就作弊,可是也太过高调,不懂收敛锋芒,事事都要争个特级特等,不被盯上才怪。

有人幸灾乐祸,有人围观起哄,有人流传各种阴谋论,反正道牧作弊被关押之事,皆成街头巷尾吹牛之资。

最现实的是,谣言流传最凶者,多为道牧同一考场的考生。

道牧为一剑修,弃剑从牧,屡获佳绩。可想象那些专心修道的牧徒,心中那种复杂感受,待道牧一被抓,最兴奋莫过于这些人。

织府,大青山,主峰之巅,一座林苑占据。

“莫增成,你太过了。”童震面冷声怒,身前桌案连同茶壶一起,碎成粉末,“这件事,若处理不当,织天府颜面受损不说,你莫家莫想安宁。”事发三日,童震才知觉此事,怎不让他恼怒。

“府主,你还是太高看那疯狗,在牧星山的地位。”莫增成坐于正对面,“更何况,现今已过三日,只怕他连骨头都不剩。”

童震身边坐一老妪,正是镇灾试的监考使,“但愿他还活着,候老怪已不当年,谁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发癫,要做什么事情。”老妪浑浊老眼掠过莫增成,望堂中水镜,脸皱成菊,“婕儿真是胡闹,金鹏幼兽怎能这般折腾。”

童震闻言,望向水镜,见童婕从童伯羽手中拿得金鹏幼兽控制权,不断催促金鹏幼兽挥翅,手有微颤,嘴角轻微抽搐,常言知女莫过父。

“裁决地牢已在当前,你们且给我跪着看完,惩罚自当有论。”童震颤手一拂,即大定,不再言语。

百余人跪于地上,一半狱兵,一半莫家人,其中一人,道牧自不会陌生,正是莫淡。莫淡头微垂,目光未曾离开水镜,表面惶诚惶恐,实则淡若自然,望童婕,嘴微抽,似在笑。

金鹏背上百余人,其中二人,英姿犹为飒爽,气质犹为丰朗,是为童伯羽兄妹。童伯羽两手背负在后,迎风闭目沉思,一旁童婕,内心焦急藏不住,显露于表,不时双手合十,向天祈祷,带着深深自责。

若非自己一时疏忽,使得黄泛筱受难,道牧也不会如此偏激,更不会冒死与莫墨死斗。莫墨一死,道牧与莫家的结从此解不开。

“婕儿,心不静,修为何以达臻。”童伯羽睁眼,大岳就在眼前,大地无绿,非黑即白,弥漫着一股难以言明的腐气,云层冰雪夹潮,瞬间白了所有人。

“哥,你性格也如此偏激,能帮我分析一下吗?”童婕往童伯羽,眼露希翼,“道牧为何会因黄泛筱,把莫家往死里得罪。”

“婕儿,黄泛筱只是一个因素,不是绝对因素。”童伯羽本不愿讲,可耐不住自己对妹妹的疼爱,“这不是值不值得的问题,这是关于信仰,他活下来的信仰。”

“为了信仰,可以什么都不顾不管吗?”童婕嘀咕埋汰,关切显露无疑。

“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,自己想成为的那种人。”童伯羽难得感概,揉揉童婕的头,“爹爹疼爱你,娘亲疼爱你,我守护你,家人为你遮风挡雨,所以你可以任性成长为任何样子。”

“道牧就不同……”童婕想起道牧悲惨黯淡的一生,眼圈泛红,眼泪欲滴。

“我一直反对你与他接触,也直言不讳跟你明道,我讨厌这人,你就是不听。”童伯羽目露宠溺,心疼妹妹,抬手捏捏童婕鼻子,“这人性格乖僻,行事没个轨迹,怕是他自己都捉摸不透自己。他看起来没有害人之心,却会间接害了他关心的任何东西,黄泛筱就是一个例子。”

“哥。”童婕嘟嘴,亲昵叫唤。

“嗯。”童伯羽最受不住自己妹妹撒娇。

“你二人性格都很怪,你五十步笑百步。”童婕似笑非笑,似哭非哭,红着眼眶。

“……”童伯羽闻言,身体僵硬,愣在当场,嘴微张,久久不能言语。

童伯羽兄妹此番对话,令身后刑堂弟子,憋住笑,却不敢笑,难受得紧。

牢狱。

金乌作日,高挂于天,死后余晖

童伯羽探出灵识,眼眸生光,扫视周围。十数息过后,心沉如海,饶是童伯羽强悍若斯,亦找不得任何气息,更没有任何血迹残留。

牢狱当中尽是残垣断壁,一看就是有人来来此清理过战场。

“莫长老,你们动作可真快。”童伯羽回望空中随行水镜,“整个战场,如一场海啸洗刷过,没留下一点线索,哪怕一缕蛛丝马迹。”声音如常,好似在述说与自己无关之事。

没人看到童伯羽长袖中,两个颤巍巍的拳头,指甲陷入掌肉,骨关节泛白。

“哥……”童婕也觉无望,不由拥入童伯羽怀里,如鸵鸟埋头,双肩抽泣。“道牧,人那么好……”

童伯羽闻言,拳头松开,抬手拍拍童婕背部。

水镜另一头,莫增成正襟危坐,面不改色,实则身体僵硬,内心已掀起惊涛骇浪。莫淡与莫增成对视,目光闪烁,不知底下交流什么。

“看来,莫家已是铁了心,势要惹怒侯老怪?”童震一眼瞥水镜,一眼瞥莫增成,威势笼罩整个屋院,跪伏在地的人,瑟瑟发抖,独却莫淡好很多。

“府主,话也不能这么讲。”莫增成回首,望童震,抿嘴轻笑,感觉如释重负,“候老怪,怎会为一个没有丝毫牧星山血脉的小疯狗,与我莫家为敌。杀我莫家这么多人,这才要他狗命,已算大度”

“从古至今,牧星山以精神情感为传承之本,血脉弱之。”老妪跺了跺拐杖,语气带着无奈,“与其他名门望族以血脉为本,本质上不同。你们永远无法理解,牧星山对家人的那份执着。”

“可,牧星山不正是因此,方才被逐一掏空,最终没落至此,如今已近灭族。”莫增成笑容不减反增,目光转向老妪,抬手敬茶,“古人云,非吾族类,其心必异。花山主,我说得可对。”

“呵,你莫家等着承受候老怪的怒火吧……”花山主缓缓闭上眼睛,不再言语,心中为道牧的陨落,而感到惋惜,她从未这么喜欢一个来自牧星山的后辈,“这孩子,天生为牧而生。”

“伯羽,下令众人各处仔细搜寻一番……”童震说话已没底气,事已至此,正常人都看得出,道牧定是十死难生,“随带连同周围几个牢狱,也一齐搜寻一番,希望能生奇迹。”

水镜那头,童伯羽闻言不语,转头望身后刑堂弟子,“找到任何线索,论轻重奖赏灵石,奖赏不封顶。”

百人闻言,一哄而散,展开灵识,翻山碎石,无不兴致勃勃。

“莫家人忒狠,这种事情都干得出来。”

“可,仅仅因他一高阶驳剑境的剑徒,何须如此大动干戈,杀鸡焉用宰牛刀。”

“可不是,万余穷凶恶徒扑杀,怕是天阶修仙者才生存得下来。”

“哪怕整个战场被洗得干干净净,但,万余穷凶恶徒也不可能凭空消失啊。”

“怕不是,莫家人来了天阶修仙者,尽数被灭了口?”

“……”

保定治疗男科医院
荆门治性病好的医院
沈阳治牛皮鲜好的医院
保定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
江门好的性病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