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生活

玄天战尊 95.第95章 我是韩宇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9:14:38

玄天战尊 95.第95章 我是韩宇

沈天宗多么希望有奇迹发生啊!

但是,幸运女神似是已经死了,根本就没有眷恋他。

那天,沈天宗亲眼目睹了自己的父亲在自己的面前死去的样子,亲眼看见了自己父亲的血在天空中纷飞,如同冬季的雪花一般,在天空中飘洒,飞舞,洒满了整个天空。

而奇怪的是,沈天宗根本就没有哭!

对!沈天宗连一滴眼泪都没有,而像是一个被吓傻了的孩子一般,沉默无言,痴痴呆呆。

那时,村里的人大仇得报,准备斩草除根。

也在那时,沈天宗的另外一个朋友,那个小女孩,拼尽了自己的所有,拦在了众人的面前,梨花带雨,哭得一塌糊涂。

一些大人不管不顾继续想要斩草除根,小女孩却倔强得像是一头拉不回来的牛,一刀割向了自己的脖子,让那鲜血直喷。

大人们见状,却依旧不想放手。沈天宗的那个朋友,那个小男孩,更是在这个时候,偷偷来到了沈天宗的身后,一刀捅进了沈天宗的背部!

沈天宗当即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疼痛,仿佛自己的生命在那一刻都已经失去,但他的眼睛里还是没有流出一滴眼泪,反而,他还笑了起来。

沈天宗伸手摸了摸自己被捅穿的胸膛而流出来的血,看了眼身后正拿着刀的小男孩,而后像是个傻子一般,身后抹了一把胸前的鲜血,接着将满是鲜血的手伸到了鼻子前面,用力地闻了起来,而后伸出舌头在上面舔着,仿佛根本就不知道那是自己的生命。

围着沈天宗和小女孩的众人见状,先是一愣,紧接着便不由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有人笑道:“哈哈……这个孽种大概是傻了吧?活该,谁叫他有那样的父亲!”

又有人笑道“对!作为魔鬼的孩子,他就应该有这样的下场。”

有人接着道:“我们不要杀了他。就这样让魔鬼的孩子死去,对他来说实在是太仁慈了。我看这个小孩,受了这么重的伤,应该再没有活着的可能了,我们就让他在这里承受着痛苦,一直到死去吧。哈哈……”

哈哈……

沈天宗清楚地记得在自己晕迷之前,脑子里回荡着的就只有一声声的笑声,一声比一声大,一声比一声强烈。

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无绝人之路,在一天之后

,沈天宗醒了过来,他赫然发现自己并没有死。而那个在最后维护的女孩,正趴在自己的床前。

原来那个自己割破了自己的脖子的女孩,在沈天宗生死一线的时候,不管不顾自己的伤势,而将一切的精力都放在了自己身上,一天一夜都没有睡觉,就只为照顾自己。

等到沈天宗睁开眼睛之时,那个女孩看着沈天宗笑了笑,然后突然就晕了过去。

再接着,两人在互相的帮助下,艰苦地挨过了那段日子。

再后来,两人便在这样相濡以沫的情况下,成长了起来。

等到两人长大之后,已经变成了女人的女孩说自己很久没有回家了,想要见见自己的家人。

沈天宗自然答应了。再接着,两人便再次回到了那个村里。

村里的人一发现沈天宗竟然还没有死,什么也不管便直接对其挥动了战剑,甚至还用女孩的家人来威胁女人,要女人杀了沈天宗,否则他们将会杀害她的家人。

女孩没有任何犹豫,对着众人说道:“这是我丈夫,既然我已经嫁给了他,我就是他的人了。他说什么他做什么,我都只会听从。”

然后,女孩的家人便在女孩前面给杀了个一干二净。而由此至终,女人都没有流过一滴眼泪。

沈天宗却知道,女人已经身心剧裂,整个人已经崩溃了。

也在那时,已经满脸苍白没有任何血色的女人,对着沈天宗笑了起来,如同纯净的百合花在盛开,一只手紧紧握着沈天宗的手将自己最后的温暖传递给了沈天宗,说道:“你一定要活着,即便我死去了。”

说完这句话,女人突然就不会动了!

女人自毁了自己的筋脉!

感觉着女人越来越脆弱的气息,沈天宗觉得天塌了下来,感觉到自己的心裂了开来。

他仰天长啸,他双眼都要瞪得从眼框里瞪出来了。

然后,沈天宗将那个村子里所有的人都杀了。但这样做,却于事无补,他根本就没有办法让已经奄奄一息的女人活过来。

又是一段时间过去了,沈天宗每天都悉心照顾着只剩下一丝气息的女人,不愿放弃她。也在这时,到处寻找医治女人的方法的沈天宗,无意间知道了生命果实的存在。

于是乎,便到了现在。

……

所以,有着如此经历的沈天宗,现在听到灵霄说出这样的话,心里无比的难受。

多年以来不曾再相信任何人,甚至是自己,好不容易自己竟然莫名其妙地去相信了一个陌生人,而这个陌生人竟然也不让自己失望,你叫沈天宗如何去抉择啊?

到了这时,沈天宗甚至有了这样悲哀的希望:如果当时韩宇没有选择放过自己,而是要来杀自己,那该多好啊?

但无论如何,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,沈天宗只能承受着心中如同被千刀万锅的痛苦,咬着牙看着韩宇说道:“不要再说什么了。我就是这样一个不仁不义的家伙,我的父亲是魔头,杀了无数的人。我也是魔头,我也杀了无数的人。

在我的世界里,根本就没有正邪黑白,有的只是利益。

所以,韩宇,来吧。动手吧!”

“该死!”灵霄骂了一句,怒发冲冠。整个人已经掠了出去。

却在这时,韩宇一手拉住了她、

灵霄极其不解地看着韩宇。问道:“韩宇大哥你这是在干什么?难道到了现在,你还要放过这个丧尽天良的魔头?”

韩宇没有立即说话,他还处在痛苦之中,他不想相信沈天宗是他自己嘴里说的那种人,但事实又摆在了面前,他不得不去相信。

“嘭!”

却在这时,突然一声剧烈的响声爆发了出来。

齐天和齐雄两人同时出手了!

齐天和齐雄早就想要出手了,他们能因为韩宇而纠结而犹豫要不要去抢那生命果实,但如果是外人,管你是谁,他们是这样需要生命果实。敢抢他们的东西?这不是要和他们两人不共戴天吗?

大战一触即发,再无人言语,有的只是在纵横的剑气。

不得不说,齐天和齐雄两兄弟实在太强了,根本就一点都不像之前看起来的那么默默无闻。

齐天就是一个战神,一夫当关万夫莫开,一剑在手无不可破。

他一剑挥出,剑气纵横,瞬间开山裂土,霸气无双。

不过沈天宗也确实厉害,他的身法怪异敏捷,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动的,竟然在剑气到来的瞬间,如同鬼魅一般,堪堪闪过了剑气的袭击。

却也在这时,齐雄不知道在何时已经欺身向前,一剑向着沈天宗劈了过去,

看得一旁的灵霄暗自惊心,她暗暗比划了一下,如果刚刚那齐天和齐雄攻击的是自己,在那样无懈可击的默契配合之下,自己根本就没有躲闪的余地!

事实上,这两兄弟的配黑也确实天衣无缝。

沈天宗纵然身法诡异敏捷,却还是没有办法躲开齐雄的这一击,只能和齐雄硬撼了。

却也在这时,齐天突然从十米开外,一步跨出,突然就来到了沈天宗身后。

沈天宗身法即便再诡异再灵敏,但到了此时,却也已经无路可逃了!

如果他要躲闪身后齐天的一击,那么他就要卸掉和齐雄对抗的力道,如此,他将会被齐雄的一剑击中。反之,如果不去躲闪,他就会被齐天刺中。

两者选择之一?

不!沈天宗根本就没有选择。因为前面齐雄的这一剑实在太过于强悍了,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将剑抽离出来。

也就是说,此时的沈天宗只能白白挨上齐天的一剑了!

刺!

剑从沈天宗的后背穿透,继而从他的胸膛刺出!

鲜血在飞溅。

因为这一剑,沈天宗的气机开始紊乱,然后胸口一闷,整个人失去了力气,再也挡不住前面齐雄的一剑了。

就像是用最锋利的斧子去劈一根已经干枯的木柴,齐雄的剑轻而易举地将沈天宗的剑给砍断,然后向着沈天宗的肩膀而去。

剑在向前!

沈天宗的肩膀的衣服被划开,继而他的皮肤被划开,鲜血流了出来。紧接着,他的骨头被砍断了,再接着……

再接着,只需要一刹那的时间,齐雄这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的一剑就会将沈天宗分成两半!

“嘭!”

也在这时,突然又是一声巨响响了起来。

继而,齐天和齐雄两个人都倒飞了出去。

是韩宇!

在沈天宗就会身亡的这一刻,韩宇出现了,将齐天和齐雄给轰飞了出去。

见状,齐天和齐雄不由都死死地瞪大了眼睛,一眨不眨地看着韩宇,惊疑地问道:“为什么?韩宇大哥,为什么?”

一旁看着的灵霄也瞪起了眼睛,满心不解地问道:“韩宇大哥,你在做什么?你究竟在做什么?”

面对自己朋友的质疑,韩宇很痛苦,一张脸都皱到了一块,想要说什么最终却一个字都没能说出来,只是用皱着眉头之下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沈天宗。

沈天宗眼睛也一眨不眨地看着韩宇。

在这一刻,沈天宗心里是很高兴的,但他的表情却又是这样的痛苦,而这万千种情绪,最后却只汇聚成了一个前面几人已经问过的问题。

沈天宗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韩宇用力地握紧了拳头,好半响后才深深地吸了口气,说道:“没有为什么。如果真要说为什么。或许只是因为你是沈天宗,我是韩宇吧……”

一旁的众人还是迷惑不解。

而沈天宗却已经泪流满面,无声地大哭了起来。

当年自己的胸膛被刺穿的时候,有人站了出来。现在,当自己的胸膛再次被刺穿,又有人站了出来。

而这个人正是自己一次次伤害,一次次放过自己,误以为自己是大魔头的人。

而那个人,便叫做,韩宇、

……

聊城治疗阴道炎方法
台州治疗早泄方法
赤峰什么医院治牛皮癣
聊城治疗阴道炎费用
台州治疗早泄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