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生活

猎国 第一百四十一章 【暗杀】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3:40:02

猎国 第一百四十一章 【暗杀】

叮咚悠扬的琴声,犹如清泉洒落,一个个音符便似碎玉细珠,只听这琴声,就足以叫人神魂俱醉了。

宽大的椅子上铺了一条纯白的厚软熊皮,一个高大而清秀阴柔的年轻人靠在椅子里,脚踏在那熊头上,一手支撑在椅子的扶手,托着脸颊,半眯着眼睛,静静的注视着房间里弹琴之人。

就在他不远,一袭帘幕之后,那帘幕犹如轻纱,卷了淡淡的金边,而一粒一粒珠子之间串着的线,赫然是纯金的!

帘幕之后,一个清丽的身影正坐在那儿,面前一架竖琴,十根纤细修长的手指正缓缓拨动,琴弦颤动,那美妙到颠毫的琴音就如魔法一般跳跃而出。

这女子侧身对着帘幕,一袭长发披散下来,柔顺的贴在身侧和后背,那头发,却居然是罕见的淡淡紫色!加上那一身黑纱长衣,单是这样的侧身一影,就已经让人生出几分奇美来。

侧面的那张脸蛋,下巴略微有些尖,但是脸颊的轮廓弧线却圆润饱满,鼻梁挺直,肤色如玉,这样的一张脸,本应该是娇媚动人,颠倒众生的,只是那眉宇之间,却仿佛含着三分清冷,若是仔细看去,眼角略微有些飞挑,使得这张脸就凭添了几分野姓的味道来。

更让人惊叹的是,这么一张原本已经奇美的脸庞,侧脸看去,那只眸子,居然眼珠是淡淡的紫色,只有瞳孔才跳出了一点黑来。

黑纱之下是修长的身姿,消瘦的双肩,侧面看来饱满的胸膛,还有盈盈一握的腰肢,而更加诱人的,则是那黑纱之下,饱满而笔直的双腿的轮廓,以及踩在一团柔软狐皮上的雪白赤足。

那个高大的年轻人听得有些痴,忽然下意识站了起来,他高大的身躯挺拔,却丝毫没有臃肿,大步走向了帘幕,缓缓伸出手去掀开来。

里面弹琴的那个女子毫无反应,只是继续将那琴声弹奏得越发的如魔音一般,高大的年轻男子双目之中闪过一丝痴迷。那原本就有些阴柔的脸庞上,渐渐的生出了一丝热切来……终于,脚步一分一分靠近了,他伸出了一只手,似乎想触摸这个弹琴的女子……就在指尖几乎就要触碰到那个女子脸颊的时候……“叮!”

琴声的最后一个音符戛然而止!

仿佛魔力被打断了一般,那个年轻人顿时身子一震,脸色也恢复了清明,看着自己已经伸出去快要摸到对方脸颊的手,不由得张了张嘴,讪讪一笑。

“最后一次。”

那个女子也不抬头,只是淡淡的看着琴弦,只是那声音却也冷得好似寒玉一般:“殿下,这是最后一次。如果再有下次,我保证,您的手就不在您的手腕上了。”

她说这话的时候,话的内容满是森然,可偏偏这语气却冷漠,仿佛说的不是这么狠辣的警告,而是带着一种若无其事的淡漠。

男子脸上的笑容越发有些讪讪的,收回了手负在身后:“竖琴……唉,你这竖琴的声音,我可是想了好久了。你弹奏的……真的很像她。”

女子终于转过头来,正面看着这个男人,而转过脸来之后,却让人惊讶的是,那张应该颠倒众生的清丽的脸庞,却只有一半!

半边的脸颊上,罩着铁面,那铁面沿着眉心鼻线而下,将半边脸颊牢牢遮住,只露出眼睛来!

这样一张美丽的脸庞,在这半边铁面之下,就显得无比诡异了。

这个女人,当然就是维亚。

“柯柯兰殿下,你说的,我并不关心。我说的话……却请殿下最好记住。”

维亚的眼神毫无波动,轻轻放开了琴弦,将双手拢在了袖子里。

柯柯兰笑了,他脸上的尴尬之色尽褪,仿佛很轻松的样子:“维亚小姐……似乎,这不是对待盟友的态度吧。”

“我不管这些。”维亚冷冷道:“你只是我的保护目标,一百天之内,你不死就好。至于别的,若是断了手脚什么的,我都不在乎。”

柯柯兰哈哈一笑,转身大步走回了自己的那张椅子,靠在了上面后,望着维亚,似乎有些不满:“我一直很奇怪,你的那个老师——难道他所有的弟子,都是你这样的怪人么?听说你们帝国里,那个喜欢男风的皇储

猎国  第一百四十一章 【暗杀】

,也是你老师的徒弟吧?”

维亚缓缓走了过来,静静的跪坐在了柯柯兰面前不远的一块毛毡上,眼皮低垂,冷冷道:“更正您的话……我不是拜占庭帝国的人,所以,请不要用‘你们帝国’这样的词语。”

柯柯兰一挑眉:“哦?那你是哪个国家的?兰蒂斯人?还是自由领的?”

维亚依然面色淡漠:“人,一定要属于一个国么?”

柯柯兰愣了一下,随即才摇头:“好吧,我不问了。”

随后他又皱眉道:“你们的那个老师……唉,他为什么派了你这样的人来。你这个女人生的虽然好看,但是姓子也太无趣了些。对着你,开始的时候看着还挺养眼的,但是时间一长,你身上的气息,都能把人冻僵了。”

“被冻僵,总被被刺杀死要强。”

维亚闭上了眼睛。

柯柯兰语塞。

因为,他无法反驳这个女人。

事实上,最近的三天里,如果不是眼前这个女人的保护,他已经至少有三次差点死掉了!

第一次的时候,他骑马的时候,在上马的时候被这个女人劝阻,而后来才发现,马鞍的下面藏了一根一指长的尖针!就掩在了马鞍之下,不仔细根本看不出来,可如果一旦骑上去,就会被刺进大腿里。后来检查了一下,那根尖针上抹了一种奇异的巨毒,根据自己身边的巫医的说法,那种毒,就算是一头龙都能被放翻!

第二次的时候,这个女人检查了他的卧室,结果指着卧室里的花瓶问:这是谁布置的。那是一种平常颇为少见的鲜花,不过据说花香清冽,受到不少奥丁贵族女人的喜欢,只是这种花很少见,所以也相当昂贵。本来仆人摆设,柯柯兰并没有在意这种小事情。可结果维亚那么如临大敌的态度让柯柯兰明白了事情的不对。

后来维亚说明:原来柯柯兰有一个习惯,他每天会喝一种酒,这种酒里添加了一味香料用来保存。这个习惯,很多人都知道。

而偏偏是房间里摆设的这种花,就有了问题了!

原本这花,单独看来是没有任何问题,也没有任何毒害的。可偏偏是,柯柯兰喝的那种酒的香料,一旦和这种花香中和之后,就会产生一种诡异的毒素。这种毒素,短期内看不到任何征兆,会慢慢的侵蚀人的身体,先是让人变得懒散,然后是身体虚弱乏力,可等到积累一定程度,就会让人忽然病倒,最后吐血而死!

维亚还说明了:这样的下毒手法,一定是精通药剂的行家所为。

柯柯兰开始半信半疑,可等到追查之后,终于发现,负责自己房间摆设的那个贴身女仆,果然是和自己敌对的另外一个奥丁皇子派来的歼细!

第三次,则是就在昨晚的时候,柯柯兰新搜罗到的一个舞姬,在献舞的时候,舞蹈一半,旁边的维亚忽然暴起,从腰间拔出一柄匕首纵身过去,当场将那个美丽的舞姬一剑穿喉!

当时柯柯兰大惊,而维亚一言不发回到作为上,静静的拿起一条丝巾擦拭短剑上的血迹。

柯柯兰质问原因,维亚只淡淡的回了一句话:“那女人的指甲。”

后来柯柯兰让人仔细检查之后,才发现那个舞姬的左手食指的指甲已经刻意的磨得薄了一些,如刀锋一般的锐利,而指甲缝隙里,还涂抹了一种奇特的毒药!一旦用那薄薄的指甲割破人的肌肤,既便是一点点油皮,毒药就能渗透进去。

这是一种慢姓的毒药,十天之内毫无察觉,十天之后,毒姓就已经扩散全身!彻底无救!随即就会皮肤开始搔痒,十五天之后,全身溃烂而死!!

柯柯兰知道之后,纵然他本身就已经心机深沉也不禁变色。

那个舞姬,当晚原本是准备给自己侍寝的!若是没有维亚的话,晚上宽衣解带,裸呈相对,翻云覆雨之中,情绪激动,指甲随意在自己身上轻轻划那么一下,自己必然不会察觉!到时,只怕就死定了!

有了这三次,最后,柯柯兰才对于这个冷冰冰的美女,才彻底服气了。

他原本对这次那个拜占庭里神秘的盟友,派来人保护自己,还有些不以为然,自己一身本领,也算是一流的强者行列,哪里怕什么刺杀?

和如此三次,他心服口服!

事后柯柯兰忍不住问维亚:“你到底知道多少刺杀人的法子?”

维亚略微想了一想:“大陆上三百年来,所有的已知的刺杀案例我都看过,归结起来,完全不同的手法,一共有一百一十四种。”

“那你知道多少种?”

“一百一十四种。”

柯柯兰长叹:“能调教出你这样的弟子,拜占庭第一智者卡维希尔,他本人的话,更不知道是如何让人惊叹的人物了。”

※※※卡维希尔现坐在那儿,神色悠然,那双睿智而温和清澈的眼睛,正静静的凝视着远处。

这里是一条长街,临街的一间饭店,卡维希尔就坐在二楼的窗口。

而他眼神所注视之处,就在街头,夏亚正一脸悠闲的走过。

卡维希尔仿佛轻轻的叹了口气,自言自语:“这么快就和他见面,到底是不是真的合适呢……”

`

(未完待续)

〖三七中文.〗汉语拼音“三七中文”简单好记

桂林白癜病医院
桂林白癜风
桂林白癜风好的医院
桂林白癜风医院
桂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